新闻动态

泰瑞亚文化之旅——《流浪者笔记》第九章

2013-05-20 10:06:55

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感觉不到疼痛,感觉不到水花打在脸颊,几乎感觉不到任何东西。时间仿佛凝固一样,但神奇的是,内心却显得非常平静。有一种漂浮在深海 之中,随波逐流的感觉。半梦半醒,之前所发生的事在脑海中汇集成零星的片段,一点点闪过眼前,持续不断地呼唤着大脑皮层中那些已经沉睡许久的神经元们。卡 格就这么漂流在大海中,像一具尸体,双眼直直地望向天空,但他并不孤单,折断的树干、陆地上的各种残骸都围绕着他,从高处看去,卡格就和它们一样。

海鸟在空中自由地飞翔,或许是海啸退却后,海滩上流下了许多果树的种子,与小动物的尸体,海鸟纷纷驻足前来,享受这百年难得一次的盛宴。卡格幸运地被冲上 岸,躺在海滩上的一个角落里,突然他的指尖微微地抽动了一下,随着轻轻的呻吟,卡格的意识终于慢慢地被拉回现实。一般情况下,人们回复感知的时候总是会冒 出“这是哪?我是谁?”这样类似电影与游戏中常用的桥段,但卡格却翻过身来,张开双手,以“大”字形的姿态平躺在海滩上,他大口地呼吸着,空气中弥漫着海 风的味道,但夹杂着一股酸臭味。卡格从没想到呼吸原来是件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,同时他也庆幸自己能够逃过一劫。卡格没有信仰任何神,这一切只是单纯的运气 而已,就像他的老师曾经教他的那句话:“在战场上,并不是所有勇敢的战士都会战死,也不是软弱的人就能活到最后,区别这两者的只是运气而已。”

卡格脑海中一片空白,他的内心抗拒着去回想那几十米高的海浪,那令人颤抖的魔物,以及同伴们一个个惊恐的脸庞。疼痛的感觉终于回到了卡格的身体内,手掌裂 开的伤口不断在滴血,卡格站起身子叹了口气,在心中默默祈祷其他人能够与他一样幸运,但接下来卡格还得面对一个残酷的问题,该去哪呢?

卡格迈出沉重的步子,身上所有的装备都被大海冲走,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海上漂了多久,腹部也传来本能的叫声。蹒跚地走出海滩,卡格的眼前出现了 一座小屋,屋顶上飘着几朵炊烟。“哼……”这并不是对命运的嘲讽,而是庆幸自己是多么地幸运,被冲上海滩,又马上找到了文明迹象。卡格觉得自己太被上天所 眷顾,一生的好运似乎都在这一刻用尽。

卡格推开房门,似乎主人并不在家,看着桌上放着的奶酪,卡格已经无法反抗自己的本能。酒足饭饱之后,卡格习惯性地摸了下腰间,下意识才发现钱币早就 和他心爱的大剑一起被海水冲走了……环顾四周,小屋内放满了捕鱼用的网,一把看起来还够锋利的长剑。卡格走近开始查看起来,房间的门突然“咯吱”一下,一 位带着留着白胡子的老者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“啊,您好,我并不是来您这白吃白喝的,非常抱歉闯入了您的家中……”让卡格感到意外的是,这位老者非常镇定,对卡格突如其来的造访丝毫没有惊讶之情,他 慢慢走向卡格,把肩上的渔网甩在一边,老者从头到脚把卡格打量了一番。“哦,看你这身似乎应该是个遇难者吧,奶酪还合胃口么?。”卡格突然感到脸上一热, 老者继续说到:“在这荒山野岭的,的确很少有人来造访,你可以暂时住在这里,我可不会像大城市里的旅馆收费的,当然你每天的食物必须自己动手。”卡格非常 感谢老者,但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,至于一起旅行的同伴,卡格实在是不太愿意去回想,他知道里面的一部分人是没有那么幸运的。

“请问这里距离狮子拱门有多远?”卡格平静地说道。“狮子拱门啊,狮子拱门已经不存在了吧,听说是被洪水冲垮了,遭到了完全破坏,难道你是从那边来 的?”老者的话让卡格惊讶不已。狮子拱门坚固的城墙似乎也抵御不了那几十米高的浪头。“最近那些炽天使忙得不可开交呢,每天都能看见大批的物资来来往往, 如果你想过去的话,大约1、2天就行了吧”。卡格意识到自己没有被冲走得太远,至少还在狮子拱门的周边范围,但事到如今,去了狮子拱门又有什么用呢,卡格 的脸阴沉了下来。比起那些一起冒险的同伴,卡格更担心母亲的安危。

“非常感谢您的奶酪,您当一名渔夫实在太可惜了……”卡格下定决心,现在最让他牵挂的不是那些探险队员,而是自己的母亲,在卡格的心中,似乎又燃起 了前进的动力。“相遇也是一种缘分,拿着吧。”老者似乎看穿了卡格的心思,递给他一个小包裹,里面装满了奶酪和一卷羊皮袋水。再三谢过老者后,卡格冲出了 房门,直径奔了出去,现在的他归家心切。

第二轮日出之时,卡格来到了他熟悉的小村庄,衣衫褴褛、脸上黑蒙蒙的。但周围一切如常,这里似乎并没有被洪水所侵袭,卡格回想起了一年前的情景,那间熟悉 的屋子,那个慈祥的笑容。轻轻地走进熟悉的小屋,从厨房中传来整理餐具的声音,母亲的头发略显凌乱,但的确是那个熟悉的背影。夕阳之下,卡格与母亲眼神交 汇的刹那,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……

查看更多详情请点击:http://gw2.kongzhong.com/news/20130517/789.html